7k7k小游戏捕鱼王|捕鱼王二代下载
當前位置:首頁>信息公開>新聞中心>龍崗要聞>部門動態

感動!死刑犯臨終托孤,一句承諾換深圳民警十年堅守

  45500元,這是一位看守所管教民警10年間寄出的生活費、學費;臨終會面、寫信含淚交底,不放心跟眼障爺爺相依為命的10歲兒子,這是一名死刑犯臨終前的“最后遺愿”,共同牽出的是一名轉業軍人、基層民警踐行承諾十年,幫助死囚遺孤長大成人的動人故事。

  15年前,死刑犯陳某臨終托孤,當時35歲的看守所管教民警葉劍雄應諾接下重托。從2004年開始,葉劍雄每年給陳某不滿10歲的兒子郵寄學雜費,一寄就是10年。10年間,葉劍雄為這個從未謀面的孩子寄出生活費、學費共計45500元,直到孩子高中畢業并參加工作。如今,陳某的兒子已經25歲,在杭州從事汽修,自力更生。

  十年如一日、踐行對一名死刑犯的承諾,基層民警葉劍雄一諾千金,幫助一個遺孤完成學業,讓這個孩子收獲了另一份父愛,感受到社會的溫暖,譜寫出一曲新時期“人民警察愛人民”的動人贊歌。

  

  在看守所工作時的葉劍雄 

  喚醒死囚心靈獲臨終“托孤” 

  葉劍雄,是廣東汕尾人,2003年,葉劍雄結束十六年軍旅生涯,和幾名戰友一起從空軍某部轉業至龍崗公安分局看守所,實現了職業角色的轉變——從空軍地勤人員到看守所管教民警。

  也許是軍人出身的緣故,葉劍雄很快調整好心態,站在了新的起點。2003年12月20日,當葉劍雄第一次以管教民警身份進看守所工作時,第一個的談話對象是個姓陳的殺人嫌疑犯。

  原來,來深打工的陳某由于沒錢寄回老家,生了歹念綁架殺人。剛被送進看守所的陳某數日不發一言,拒絕與任何人交流。因為是重刑犯,每天一早和陳某談話成為葉劍雄的例行安排。在一次次的談話中,時年34歲的陳某漸漸向36歲的葉劍雄敞開心扉。

  沒想到,第一次接觸,就開始了葉劍雄和這個殺人犯一家人長達十年的故事。

  葉劍雄監管陳某的時候,判決還沒下來。葉劍雄幾乎每天都會找陳某談話,教育其認罪服法。而陳某特別喜歡聽葉劍雄講當兵時的小故事,葉劍雄就時不時講一些給他聽。

  

  后來,陳某被轉到深圳市第二看守所。臨行前,他問葉劍雄:“管教,我到了那里可以給你寫信嗎?我的心里話就是愿意跟你說。”葉劍雄說:“當然可以”。

  陳某到“二看”后,給葉劍雄寫了五六封信。不管多忙,葉劍雄都會認真閱讀并回信,在信里要求他服從管教,遵守監規,不要吵鬧;同時也叫他注意身體,講究個人衛生,天熱時每天要洗澡換衣服,預防中暑……

  作為一名警察,葉劍雄痛恨陳某犯下的可惡罪行,但對于他在感情上的苦悶,尤其是對親人的內疚牽掛,葉劍雄也充分理解并盡量給他安慰。

  那年10月,接到一審死刑判決書的陳某向看守所提出想見葉劍雄,葉劍雄為此專程去“二看”見了他一面。陳某見到葉劍雄后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謝謝管教!”葉劍雄想,這聲“謝謝” 不僅僅是一聲客套話,它還包含了更多內容。

  那天,陳某還對葉劍雄說了很多他的家事:母親早已去世;妻子早就扔下兒子跑了;父親六十歲了,幫他撫育獨子,身體不好,還瞎了一只眼,可每天還要下地干活;兒子才10歲,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錢上學?聽了陳某的話,葉劍雄對遠方那素昧平生的祖孫倆充滿了同情。聽到這里,葉劍雄當場答應,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助陳某的兒子完成學業。

  2005年1月18日,葉劍雄收到陳某寄來的最后一封信,字里行間寫滿了懺悔與感恩,信的末尾有陳某老家地址和兒子的姓名。葉劍雄明白,這是陳某無言的“托孤”。

  十年踐諾溫暖一顆幼小心靈 

  陳某被執行死刑后一個月,葉劍雄給陳某兒子寄去了第一筆錢,共1000元。從那之后,葉劍雄每年兩次給孩子匯款,孩子讀初中、高中的時候,又分別提高了匯款金額。葉劍雄一直與這個孩子保持通信,向孩子承諾,錢會一直寄到他滿18歲。

  據后來統計,10年間,葉劍雄為這個從未謀面的孩子寄出生活費、學費共計45500元,直到孩子高中畢業并參加工作。

  有一次孩子在信中寫道:“叔叔,您好,晚上,爺爺回來,我把匯款單給爺爺,他拿著匯款單流淚了,他說您是好人,叫我給您寫信,叔叔我和爺爺真心的感謝您。我也知道您的工作一定很忙,您不僅要教育管理像我爸這樣的壞人,還得抽空幫助他的家人。謝謝您一直以來對我的關心和資助!幾年來,您一直從不間斷資助我的學業,關心我家的生活,關心爺爺的身體,……正是因為有了您的資助,使我能像其他孩子一樣能在校園里接受教育,也正因為您的關愛,讓我感受到人間的溫暖和真情。叔叔,您放心!我一定會聽爺爺的話,照顧好爺爺,多幫爺爺做好家務,減輕爺爺的負擔,不辜負您的期望,長大了做有用的人……,我不會寫,您不會笑我吧!”

  

  葉劍雄十年資助死囚遺孤的信件 

  孩子的信葉劍雄看了一遍又一遍,真的每看一遍葉劍雄都淚流滿面,也使葉劍雄陷入了深深的思考:多么懂事的孩子,多么可憐的孩子啊!什么是職責?倘若單從職務角度看,葉劍雄這樣做似乎超越了職責范圍,可如果眼光放遠,胸懷放寬,葉劍雄覺得這正是一名共產黨員對社會、對國家、對民族未來應盡的神圣職責!

  事實上,這筆費用對葉劍雄來說,并不是一個小數目。2005年,葉劍雄的工資是5000多元,還要照顧好家中1歲的小孩及患糖尿病、高血壓的岳父母。一開始,岳父不能理解女婿的“瘋狂”舉動——還有更多的孤兒可以資助,為什么偏偏要資助一個死刑犯的孩子?

  “我們家省吃儉用可以過日子,但是他沒錢就沒法上學,連吃飽都成問題。”這是葉劍雄一直的信念——要守承諾,既然當初答應了,就要堅持到底。

  為了不給孩子壓力,葉劍雄忍住了想去看望的心情。直到孩子19歲時,他才第一次趕赴湖北。見到孩子,葉劍雄囑咐他“堂堂正正做人,認認真真工作,開開心心生活,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”。

  時光飛逝,孩子長大了,也知道了父親的真相,站在深圳的海邊,孩子望著遠方,臉上寫滿了難過。為了照顧爺爺,扛起家里的重擔,孩子決定放棄高考,高中畢業后放棄學業,學習汽修。“我的第一反應是很生氣,孩子成績不錯,怎么能放棄高考呢?”葉劍雄說。但是轉念一想,他又被這個孩子的孝心和擔當感動了。

  如今,孩子在杭州從事汽修行業,已經可以自力更生,葉劍雄仍會時不時的關心,希望他可以來深圳。“在深圳的話,市場比較大,他也能掌握更多的技能,多賺點錢,以后還要成家。”葉劍雄說。

  平凡崗位堅守出一份“不平凡” 

  當看守所管教民警時,葉劍雄主動請纓,要求去管理看守所的病號倉,先后監管了75名艾滋病和716名肺結核在押人員,工作壓力和工作強度是外人難以想象的。家人開始不理解,回到家后葉劍雄不可以跟自己的兒子親密接觸。看著葉劍雄的堅持,家人慢慢消除了疑慮,默默支持他,讓他卸下包袱輕裝上陣。

  隨后,葉劍雄被調至龍崗公安分局指揮處,然而,已經是一名五旬老民警的他,再次主動請纓,要到基層派出所“鍛煉”。2017年,他被調至大運城派出所,主管聘員中隊。他把部隊多年帶兵經驗融入到了聘員管理工作當中去,短短幾個月,大運城派出所聘員中隊發生喜人的變化,巡邏隊員著裝整齊、精神飽滿,這位“老”民警散發著的熱情和活力再次讓領導、同事對他豎起大拇指。

  從軍16年,從警16年,葉劍雄在平凡崗位上創造著自己的傳奇,他先后獲評深圳關愛行動 “十佳愛心人物 ”“ 廣東好人 ”“ 深圳市優秀人民警察 ”“ 廣東省優秀人民警察 ” 等榮譽。“我是一名人民警察,要對得起警察前面的人民二字。”回首三十二載的從軍從警生涯,葉劍雄如是說道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×
7k7k小游戏捕鱼王 刀币赚钱的是哪个游戏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今 财神捕鱼app 鼎隆娱乐 亚洲城老虎机游戏网址 21点怎么玩 江苏五分计划软件 飞禽走兽哪个平台人多 cf端游跳跳乐bug mg花花公子爆奖截图